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 資訊 > 教育新聞 > 正文

云推送能突破安卓協議?代理商多方取證指其造假

中國焦點新聞網  2017-09-29 13:57:00
隨著互聯網應用業務的飛速發展,手機成為市民獲取信息的最基礎末端,各種產品也應運而生。2015年前后,一款名為“云推手機通知廣告”的網絡技術項目,自稱“可解鎖安卓底層協議,實現毫無攔截”,將帶鏈接的信息內容強制性推送至精準客戶群體,并稱有至少7億手機信息數據庫。因此,在短時間內該產品迅速風靡全國,僅一年左右時間,該業務發展代理商53個,涵蓋全國51個省市。

而在今年7月份,山東代理商李先生卻自爆內幕稱,經檢測后該平臺數據存在造假現象,疑項目屬廣告新騙局,遂向上級代理商“安徽云推送網絡技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安徽云推送)提出退款,但至今未果。隨后記者趕赴南京采訪,“安徽云推送”負責人孫梅(化名)表示,該業務已給全國代理商造成損失共計近千萬,自己公司是最大受害者,業務上家牽扯安徽攬勝、合肥小鳥、上海守卓等多家網絡公司,目前已多方取證,疑其聯合造假。

山東代理商自爆內幕 云推送數據造假涉嫌違法

2015年,一直從事網絡業務的山東李先生與安徽云推送簽署合同,成為“云推手機通知欄廣告”的山東地區總代理。按照安徽云推公司宣傳,該產品在中國有7億安卓手機用戶的數據,可以做到精準用戶畫像,精準地理圍欄,無需打開任何APP,可根據抓取的數據強行投放到手機,不會遭遇任何攔截。但在實際操作中,李先生卻發現并達不到所宣傳效果,幾乎手機欄推送廣告所有功能均無法實現。

同時,李先生的合作商戶也一致認為沒有效果。發現問題后,李先生便向安徽云推送反饋,但對方并沒有給出合理解釋,只堅稱產品沒有任何問題。無奈之下,李先生便通過第三方進行數據監測,結果發現絕大多數廣告點擊都來自“杭州億啟網絡科技公司”版權所有的“9塊9包郵匯”、“上海守卓科技有限公司”的“紅包來了SDK”,以及其他公司的WIFI萬能密碼等幾款APP。

李先生介紹,此三款APP的總裝機容量不超過700萬人次,和7個億相差甚遠,第大多數廣告點擊都是此三款APP輪流產生,實際并未發送廣告。后經進一步檢測后發現,該平臺數據混亂,并存在嚴重造假行為,不但有移動端點擊記錄,而且顯示PC端數據,數據顯示投放范圍也并非是宣傳中說的6公里,百分之七十以上是全國各地,尤其第三方檢測顯示大多數點擊都來源于早已無人使用的老機型。

據悉,李先生原來做騰訊產品運營商,公司經營情況良好,因為這款廣告產品,導致客群關系惡化,不僅僅無法回款,客戶還因此提出索賠,聲譽度大大降低,以前的業務無法繼續經營,目前公司已進入破產狀態。李先生遂多次向安徽云推送提出終止合同并要求退款的請求,但至今未予解決。同時,李先生就手機通知欄廣告咨詢了相關部門,得知此廣告形式屬于違法行為。

全國總代哭訴成最大受害者 偶然接觸連續匯款

2017年9月23日,記者一行趕赴江蘇南京,對安徽云推送方面進行采訪,公司負責人向記者介紹了事情的詳細經過。孫女士稱,該業務目前已推廣到除京上廣之外的山東、新疆、河南、河北等全國51個省市,給代理商造成直接損失共計近千萬。經多方取證,孫女士質疑安徽攬勝、合肥小鳥、上海守卓、杭州個推等多家網絡公司聯合造假。稱已經聯系部分省市受損失代理商,將通過司法等多渠道進行維權,盡量保證將損失降到最低。

孫梅稱2012年底,她在安徽蚌埠開設“譽達廣告傳媒有限公司”,主要經營戶外及“領袖傳媒”DM業務。2015年4月份,孫梅經人介紹接觸到安徽攬勝網絡科技有限公司的“云推送手機通欄廣告”項目,當時未見面,僅通過QQ、微信等方式聯系。對方向其介紹并發送郵件,稱該業務為一款新型網絡產品,可與短信媲美且不違法,承諾“中國只要使用安卓手機用戶,不需安裝任何APP,直接推送到手機信息欄”,可無攔截直接到達。

“當時他給我的解釋是破解了安卓的底層協議,6公里范圍內直接推送。并且跟我說有7億用戶的保有量,是用戶而非數據。”據孫梅介紹,在當時硬廣業務開始下滑的形勢下,接觸到新產品感覺挺激動,便于2015年6月份,向對方第一次匯款幾千元,后來又連續幾次匯款,并專門投入3個人做市場。到簽約之前,孫梅向對方陸續匯款6-7次,總金額共計5萬元左右。

安徽攬勝主動上門洽談 安徽云推送公司成立

到2015年8月份,因孫梅公司業務打款較多,安徽攬勝網絡科技有限公司(簡稱安徽攬勝)董事長溫某、總經理路某(女)、董事朱某以及某數字電視臺工作人員耿某(介紹人之一)一行人趕至蚌埠,與孫梅面談合作事宜。攬勝方面介紹,該產品總公司在浙江,開發公司為“合肥小鳥科技有限公司”,開發者徐某。但當時孫梅并未下定決心要做,因為前期測試反映有效果客戶只占3成,后來接手一款酒的促銷活動,效果不錯,她才決定做該業務。

9月份,孫梅與合伙人張耀趕赴蕪湖安徽攬勝,攬勝主要領導及合肥小鳥徐某一行接待。徐某稱自己從美國硅谷回來,該技術與沈某(個推創始人)一起開發,后臺發送基地在浙江杭州,前臺基地在安徽合肥。孫梅提出做全國代理,但對方當時并未同意,只答應給13個省的代理。“原定要我們繳納一筆不菲的保證金,我們也已籌款,但并沒有讓我們拿,所以印象很好,很信任。”在將徐某送至合肥的路上,徐某承諾將帶孫梅到杭州總部參觀。

回到蚌埠后,孫梅注冊安徽云推送網絡科技有限公司,并添置設備,招兵買馬,開始大張旗鼓開展業務。因當時資金困乏,孫梅便從母親處借款30萬投資,其母張女士便成為安徽云推送法人。到2015年10月份,公司正式營業,通過電話、DM等方面進行推廣,開始全國各地宣傳,并先后在太原、滄州、武漢等地開招商會,花費近幾十萬。到12月份,山東、新疆等地四家加盟。按照加盟政策,地級市5萬、省會級13.5萬、省級36萬。

無實際效果代理商提質疑 攬勝拋消息后臺為“個推”

孫梅介紹,2015年年底,山東代理商李先生對產品提出質疑,“客戶看不到、沒有實際效果”,隨后,其他代理商也提出相同問題,2016年元月份,孫梅趕到安徽攬勝,對方稱“客戶看不到”這個難題在農歷年前就能解決,徐某已趕去美國硅谷研究解決方案。同時,市場上另有“南京外恩科技”等兩家相同業務公司均稱該技術為自己開發,并在網上相互攻擊,造成市場一度混亂狀態。

安徽攬勝對此回應:第一,2016年元月底之前徹底解決客戶看不到推送信息的問題;第二,攬勝方面已切斷與南京外恩科技合作,保證市場秩序;第三,孫梅的安徽云推送此后可做全國總代理。并現場給孫梅授牌,確定安徽云推送全面代理該業務,可全國進行招商。元月中旬,攬勝路某邀請孫梅趕到蕪湖,向其展示一款由浙江每日互動網絡科技有限公司出品名為“個火”的小盒子,稱“個火”可以在500米之內抓取到安卓用戶信息,并將資訊做到推送至手機,徹底解決難題,但目前正在測試階段,到農歷年后才能批量生產。

孫梅見到“個火”,并被對方告知“浙江每日互動”是他們總部之后,便再一次堅定信念,回到蚌埠之后加大投資力度,開始設計自己網站,在百度等頁面進行推廣。2016年春節過后,孫梅再次趕到安徽蕪湖攬勝公司,催促“個火”生產之事,與攬勝路某以及介紹該業務的中間人一起碰面。孫梅稱,當晚路某拋出一個重磅消息——該產品的真正開發方實際為“個推”,也即是“浙江每日互動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當時我們招商,很多代理提出,安卓底層協議突破根本不可能。路某解釋,個推在中國與那么多APP合作,為什么能推送呢?就是因為他們突破了安卓底層協議!路某說這話的時候,我們三人在場,可以作證。”孫梅稱,當晚第一次聽到“個推”二字。當問及為何不對外公開?路某則解釋,第一,目前國家政策尚不明朗;第二,“個推”準備上市,不想讓外界知道與一些小公司進行合作。

“個火”始終未正式上市 代理商怒砸孫梅公司

孫梅在網上查詢“個推”有關資料,發現該公司規模很大,且旗下有一款產品“個燈”,性質與“云推送”為同類產品,便徹底打消了再次質疑,心里頓時覺得踏實。而路某為給孫梅吃定心丸,便讓其對外宣稱產品公司為“上海守卓網絡科技有限公司”,理由是“個推不方便出面”。孫梅介紹,上海守卓便屬于“個推”旗下公司,材料顯示該公司有“云推送”、“紅包來了”、“安卓排行榜”3款產品,目前該網站已關閉,但孫梅已將材料進行公證。

因安徽云推送的強勢宣傳與推廣,公司每天至少接待幾名來自全國各地客戶,簽約客戶也不斷增加,客戶所有產品試用經費與招待經費都由孫梅公司支出,開銷逐漸增加,但攬勝公司承諾的“個火”卻始終沒有量產。2016年4月份,市場上又出現同類產品“口袋推”,該產品所在公司在網上公開宣稱“云推送”為虛假產品,并有理有據,于是產品再遭客戶質疑。

其中一代理商到孫梅公司發生打砸事件,無奈孫梅便全額為其退款,公司也一度陷入窘境。4月12日,小鳥科技徐某與孫梅會面,安慰她“個火”正在加班加點生產,并承諾4月底之前讓代理商全部用上“個燈”系統。何為“個燈”?徐某解釋稱,是一款可以在200米之內向用戶發廣告的產品,世界高端品牌推廣都在用,孫梅再次相信。但直到4月底,該承諾依舊沒有兌現。而此時對方又答復“雖然個燈沒有實現,但個火可以了”。

于是,在小鳥科技徐某示意下,孫梅開始統計、訂購“個火”,280元套,共訂購300套。等統計名單發過去以后,安徽攬勝路某突然發話,“個火暫時不能訂”,理由是先測試好再訂,并給孫梅快遞一套“個火”設備。孫梅按照說明書,安裝一款APP之后測試,發送廣告后的確能通過APP收到。而此時攬勝又稱,若想繼續做代理,則需要將公司搬到大城市去,經再三權衡,孫梅將安徽云推送搬遷至南京。

“云推送”正式更名“個信” 代理費上漲10倍引不滿

剛到南京,孫梅公司代理商均收到浙江“口袋推”公司郵件,明確指出“云推送”造假,產品廣告點擊量均由一款“紅包瀏覽器”及“九塊九包郵”兩款APP刷出,并非真實數據。部分代理商知情后,極力要求退款,孫梅公司于是出錢退還給廣西南寧一家。問題反饋到攬勝,對方又另一款產品稱“個燈”已經洽談好,并于7月份向孫梅發送電子授權書一份,授權“安徽云推送可面向全國招商個燈業務”,且現有代理商也可用,但因價格問題,積極性并不強烈,依舊有人要求退款。

但攬勝及時放出消息,“云推送”將正式更名為“個信”,成為“個推”旗下官方產品,此事小鳥科技徐某也證實,攬勝董事長還將微信群中與“個推”創始人沈某聊天記錄給孫梅看,讓其深信不疑。8月12日,攬勝要求孫梅召集全國各地代理商至南京,正式公布此事,但最后已“消息泄漏”為由未公開露面,僅單獨與重慶、沈陽、煙臺等地4名代理商單獨會面告知,讓他們代為傳達,暫時穩住情緒,代理商不再要求退款。攬勝方面承諾:1、廣告可視化;2、推送精準性。

中秋節前夕,攬勝董事長溫某在代理商群公開發布消息:“云推送”正式更名為“個信”。此前攬勝路某曾給孫梅發送兩封郵件,聲明孫梅公司“個信”獨家授權商與全國代理商身份不變,價格不變。但節后孫梅卻收到“個推”副總經理湯某消息,不能做全國代理,僅代理華北地區;招商代理價格上漲10倍。此事引發代理商們極度不滿,要求對方提供政策支持,且價格不予上漲。

突破安卓底層協議子虛烏有 負責人承認虛假宣傳

孫梅開始對安徽攬勝對此事的掌控性產生質疑,便直接與浙江每日互動董事長方某進行對話,方某回復,不否認“個信”為“個推”旗下產品,但從未授權安徽攬勝獨家代理。9月19日,“個推”副總湯某致電孫梅,明確承認“云推手機通知欄廣告”僅為“個推”一個代理商而已;明確所有廣告下單均在“個推”;明確承認“個信”產品的確授權合肥小鳥獨家經營,但由他總負責。

9月20日,孫梅專程開車趕往杭州面見湯某。湯某告知,“口袋推”與“云推”均為“個推”旗下產品,而自己之前便是“云推”浙江代理商,并承認了解產品,無法全部實現所宣傳功能。“既然承認云推是你們產品,更名個信以后又讓代理商價錢,這不合理;既然口袋推也是你公司的,那利用我們來炒作,這存在欺詐行為;很多網絡技術師都質疑這個產品存在造假,這說明公司品質有問題。”孫梅此時已心灰意冷,并在微信群中講明觀點。安徽攬勝與合肥小鳥則力勸孫梅冷靜處理,稱他們“會解決一切問題”。

9月21日,“個推”湯某以“個信與云推不是一家”為由明令禁止了湖北省總代正在開展的一個招商業務,隨后“個推”給所有代理商發文,稱從未授權任何人經營“個信”產品,該文件與之前攬勝、小鳥、湯某之言全部矛盾,此舉也引發孫梅及代理商不滿。9月26日,孫梅與代理商一行五人趕赴“上海守卓”營業所在地杭州,在公司內僅見到幾臺破舊電腦,并無人辦公。

表明身份后,孫某一行提出要求查看信息推送流程,遭到對方以商業機密強烈拒絕,“攬勝的人來了才給看”,并稱發送基地與公司距離十幾公里。然而安徽攬勝溫某趕到后,對方依舊不允許查看。后在嚴詞交涉下,溫某承認發送基地就在房間中,而發送也并非通過設備,并且沒有后臺,僅僅通過幾款瀏覽器發送,“突破安卓底層協議”純屬子虛烏有。上海守卓負責人則直接承認,“那是我們為了吸引客戶的一種商業包裝”。

退款賠償遭相互踢球 代理商直指強推行為違法

2016年10月中旬,安徽攬勝溫某找到孫梅及代理商,承諾所有款項由他退還,但代理商們并未答應,要求一并賠償經濟損失,溫某便要求代理商列出賠償表,由他商量賠償事宜。因新疆一代理商著急退款,便由溫某全額退款,鄭州、拉薩、保定等幾家則要求退還剩余款項,不再商量賠償事宜,簽署第三方協議等待退款,其余代理商則核算賠款,等待“個推”處理意見。而除新疆之外,其余代理均未收到退款及賠償,再次致電溫某,對方稱不再參與此事,讓代理商直接找“個推”溝通;但“個推”則稱與安徽攬勝無任何經濟關系。

后攬勝多方做工作,要求代理商將款項轉到“個信”業務,暫別著急退款,可經過試用發現“個信”仍未達到效果,質疑還是騙局,便一直要求退款及賠償。代理商聘請律師,到上海警方報案,但警方尚未對系統進行測試,小鳥公司便已將系統關閉。孫梅稱將繼續聘請律師,帶領代理商們通過司法等多渠道維權。“咨詢律師,按照《新廣告法》相關規定,未經請求或允許強制發送廣告行為,本身就屬于違法。”孫梅稱,呼吁國家相關部門重視并介入調查。

舉步維艱代理商維權無門 媒體曝個信植入惡意命令

2017年9月23日,分別來自全國各地代理商趕至江蘇南京,找孫梅共同商討維權之事,遭遇大致與山東李先生一樣,或公司經營困難、舉步維艱,或直接導致破產。連云港的代理商陳先生稱,為了經營這款產品,自己從銀行貸了很多款,花了很多心思,但想不到竟然遭遇騙局,而在之后的維權路上又遇到很多波折與阻撓,“不管怎樣,我們都會繼續維權,維護我們合法權益。”

“從開始加入到運營,我們都是在全心全意做這個產品,投了很多錢,但后來我們發現是產品是假的,達不到所宣傳效果,他們拿這個產品忽悠我們。人工、房租投了很多錢,現在已經到了經營非常困難的時期。我們正在從多渠道維護合法權益,也希望通過媒體,把安徽攬勝、小鳥科技、上海守卓、包括個推他們的違法行徑曝光,給我們一個公正公平的解決方式。”來自湖北省的總代理周先生稱。

據雷鋒網消息,“一款廣告軟件開發工具包(SDK)正在盜取用戶數據并將其發送到中國公司的服務器,這款 SDK 由‘個信’公司開發,并嵌入到 500多個合法應用程序中”,“個信開發人員使用 SDK 的合法功能將惡意命令發送到合法應用程序。根據安裝期間從用戶收到的合法應用程序的權限,他觀察到 SDK 從用戶的設備收集各種數據,但主要是呼叫日志。此外,該SDK 還強制下載并運行包含在大型加密文件中的代碼,這些代碼助力了惡意行為。”

9月26日,記者分別致電安徽攬勝、合肥小鳥以及個推等公司負責人。合肥小鳥徐某多次電話均無法接通;安徽攬勝溫某則表示,公司僅與上海守卓科技有合作關系,與其他公司并未有直接合作,但據孫梅提供的聊天截圖顯示,溫某在代理商群中曾明確表示,“云推送正式更名為個信”;浙江每日互動方面,則因為個別原因未采訪成功,據孫梅提供與個推高層對話信息中顯示,對方承認為自己產品,只是否認“授權過區域獨家代理”。

究竟安徽攬勝、上海守卓、合肥小鳥、浙江個推等各個公司關系到底為何?各公司股東之間有什么關聯?他們是否會形成一條完整產業鏈?這種產品的運行是否合法?等等等等各種問題,我們將會做進一步追蹤報道,在接下來的新聞中做詳細剖析,以及會持續關注事態進展結果。(來源:中國焦點新聞網)

云推送能突破安卓協議?代理商多方取證指其造假

相關閱讀:


關于我們 - 聯系方式 - 版權聲明 - 招聘信息

[email protected] 中國教育網  All Rights Reserved 互聯網出版機構 ICP備1654251116號-1

聯系網站:[email protected]    違法信息舉報郵箱:[email protected]

不死倍投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