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 資訊 > 教育新聞 > 正文

山西興縣:政府違規修路拖欠地款 錢去哪了

騰訊網  2014-10-15 16:12:30

  近日,有媒體報道:“山西省興縣境內的安康公路,通車已經有兩年多了,而土地手續竟未報批,還有少數農民的土地補償款至今未領到。”該事件持續在網上發酵。《山西安康公路通車兩年土地竟沒批文》、《山西興縣拖欠農民征地款3年未發》相關報道見諸各大媒體,媒體的一再關注就是為了能夠喚醒心存僥幸心理的個別領導,但直至今日,農民土地補償款依然只是個期望的數字……

  霸王項目未批先占

  安康公路是華電煤業集團山西錦興能源有限公司投資修建的一條運煤專線,公路于2010年開工,2012年通車,但是這條運煤專線卻沒有合法的手續。此前有媒體報道,興縣有多位黨政領導曾拜會該集團。

  興縣國土資源局、興縣重點辦、安康公路協調組有關領導確認:安康公路占用土地沒有報批。

  興縣國土資源局局長張某曾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說:“安康公路土地沒批,還正在報批”。

  據了解,安康公路沒有在興縣交通局備案,項目原有的建設指揮部現在已經解散,征地建設協調組也是一個臨時機構,常務副縣長白鵬昊(原縣交通局局長)任協調組負責人。

  實力雄厚的錦興能源修建運煤專線為何沒有辦土地手續?通車已經兩年多,這條公路為什么缺少監管?

  康寧鎮鎮長孫某告訴記者:“這條路是集團(華電煤業集團)修的,他們不報手續,縣里也沒辦法。這家企業太大了,有些東西我不能說的。”

  舉報人康某得知安康公路至今沒有合法手續,他氣憤地告訴記者:“興縣縣委縣政府和縣國土局都知道這條路沒有手續,為什么還會一路綠燈為非法項目保駕護航?難道大企業集團就可以凌駕于法律之上?”

  一個沒有任何合法手續的項目是如何開工、施工和竣工驗收的?

  路已通車征地補償款哪兒去了?

  四年過去了,安康公路也在兩年前通車了,可是還有少數農民的土地補償款沒有領到。村民們一次次拿著土地歸屬權證明去政府討說法。

  村民們舉報:“鎮政府副鎮長楊建芳目在征地過程中伙同原任趙家溝村村長劉補尚(音)和地痞吳拖明(音)虛報征地面積,騙取巨額征地補償款。劉補尚僅有少部分土地被征,吳拖明(音)沒有一分地居然領走了巨額征地款。安康公路指揮部工作人員吳米兒沒有一分地卻借用村民戶口本非法領取了巨額征地款,而部分村民居然連基本的補償款都還沒有領到。”

  趙家溝村民袁某某告訴記者:“鎮里和村里沒有公開征地補償賬目,縣紀委已經查出一位鎮領導伙同村干部一起造假冒領補償款,違規違法事實存在。”

  記者看到康寧鎮政府提供的一份《信訪答復意見書》,意見書記載:“鑒于康寧鎮趙家溝村支兩委在發放征地補償款中存在管理混亂、部分干部套取征地補償款的問題,做出如下處理意見:將案件報送縣紀檢委,由紀檢委立案調查,對相關人員依法做出處理”。

  記者在興縣紀檢委和政法委了解到,該案件已經由興縣公安局經偵支隊處理。劉補尚和吳米兒的非法所得已經被追回。但是相關責任人目前仍未處理。據了解,劉補尚因涉嫌貪污征地補償款在逃。

  興縣拖欠補償款已不是孤例,苛臨高速故伎從演。

  據了解,有兩條道路拖欠了康寧鎮部分農民征地補償款,一條是安康公路,另一條是岢臨高速。

  2011年,苛臨高速興縣段,政府征用了麻子塔村吳貴英的80余畝承包地和10余畝機動地也未補償。吳貴英等人多次找相關部門討要被征土地賠償款,但一直沒有解決。

  2014年4月,興縣重點辦一位同志告訴記者:“安康公路指揮部早已將補償款撥付給鄉鎮,由鄉鎮發給村里,村民補償款沒有領到是因為有糾紛。縣里很重視這事,白縣長高度重視,安排我處理這事。但是,村里不認可吳貴英的土地歸屬權及畝數,吳貴英要的補償款標準也太高。”

  吳貴英出示了土地承包合同,合同很明確的記載了所承包的土地數字及承包范圍。其土地承包合同在興縣農經局進行過認證。

  是誰賦予村長只手遮天的權力?

  山西興縣康寧鎮麻子塔村的上任村長吳永明私自出賣村里集體土地,并把巨額賣地款占為己有。村里所有人欲領征地款必須給村長吳永明大量的好處費,否則一分錢也領不到,合法的承包合同在吳永明眼里就是廢紙一張。村民吳貴英就是因為不答應給其好處費,吳永明就聚集村里的親朋好友作偽證說吳貴英家所被征用的地不屬于吳貴英。奇怪的是,任憑吳貴英拿著自己合法的承包合同走遍鎮里和縣里的所以相關部門,都以村長對其的質疑為由不予處理,承包合同仍然是廢紙一張。

  吳永明在擔任村主任期間,因冒領了村民的征地款,村名找其索要,吳永明就多次帶領黑社會毆打村民,在工作無法再繼續的情況下辭職,辭職后不移交賬目,反而說集體欠他錢,又帶領黑社會毆打現任村干部,將康寧鎮政府派到麻子塔村擔任黨支部書記的國家公務員白瑞雪打地滿口鮮血,可是康寧鎮派出所只將其帶出去問問話就放走了,吳永明四處揚言:興縣沒有我擺不平的事。總之吳永明是當上干部打村民,當了村民打干部,無法無天到了極點。是誰賦予一個村長如此大的權力?

  補償款如何發放誰來監管?

  興縣新聞辦主任白旭平告訴記者:“安康公路指揮部早已將補償款撥付給鄉鎮,由鄉鎮發給村里。縣交通局不欠補償款,指揮部也不欠。據我了解,村民補償款沒有領到有幾個原因,一是地界存在糾紛;二是老百姓之間存在糾紛;三是老百姓與村集體之間存在糾紛。”

  安康公路征地補償款發放到底由誰來監管發放?

  白旭平告訴記者:“補償款是鄉鎮負責發放,縣紀委監管。”

  村民康某告訴記者:“征地補償款發放之后是否有效監管?如果有弄虛作假者虛報土地數字能否及時發現?如果鎮干部伙同村干部一起造假誰又能監管?鎮里和村里沒有公開征地補償賬目,申請公開也只公開部分,根本就不是透明的!縣紀委調查的事實證明,違規違法的確是存在的。”

  村民們曾為此事舉報興縣常務副縣長白鵬昊處理征地補償問題不力,涉嫌瀆職等。

  據了解,興縣常務副縣長白鵬昊任交通局局長期間該項目開始實施。而今白鵬昊副縣長依然分管交通、公路。記者兩次到其辦公室都未能見到他,之后記者多次撥打其手機,白鵬昊縣長均未接聽。

  媒體兩次報道仍未解決問題,將百姓玩弄于鼓掌之中。

  2010-2014年失地農民多次向省、市、縣、鎮相關部門討說法,仍無任何結果。2014年1月媒體介入后,自稱是興縣政府人員先是恐嚇記者,后來又想賄賂記者均被記者拒絕,事后問題一直沒有解決。2014年7月媒體再次追蹤報道,縣政府安排縣協調辦解決問題,但并沒有按照國家的補償標準給予征地款,補償標準大大縮水,在村民的反對聲中此事又不了了之。之后村民多次找縣政府,縣政府每次都出新的難題,先是不確定占用土地實際面積為由不以解決,村民自己出資聘請專業的測繪公司實地勘測并將勘測的數據報告遞交政府,政府一開始也承認此數據報告,但過幾日后,政府又以被征土地的歸屬權有糾紛為由不予解決,直至今日。仍無任何結果。

  政府何時才能發放拖欠村民四年之久的征地款?

  興縣康寧鎮麻子塔村還有部分村民的土地被苛臨高速興縣段征用,而涉及康寧鎮農民土地補償款也是存在沒有發放到位的情況。其中(吳憨處、劉三迎,孫銀明、孫奶兒、孫霧兒、孫補兒等村民)合計40余畝土地未給予補償。

  興縣安康公路沒有報批手續事如何上馬的?土地補償款沒有發放到位已經拖了四年,還要拖多久?記者希望興縣有關領導能夠積極處理。



關于我們 - 聯系方式 - 版權聲明 - 招聘信息

[email protected] 中國教育網  All Rights Reserved 互聯網出版機構 ICP備1654251116號-1

聯系網站:[email protected]    違法信息舉報郵箱:[email protected]

不死倍投法